我們的故事丨十四區小兵羽扇歷險記

我出生在14區,誕生於2019年9月20日,農歷八月廿二,宜開業忌解除。

14區名為羽扇綸巾,我和區同名也叫羽扇綸巾,大家為了方便都叫我羽扇。作為一名亂世裡的小兵,我是見證者,見證了十四區的興衰。看她起高樓,看她宴賓客;我是一名光榮的見證者,在《三國志・戰略版》和兄弟們一同歷險,我們中有的已經功成名就,成長為一代大神,有的卻早就緩步退出了這方舞臺。

時臨S5賽季尾端,有些話不吐不快,唯用書生豪氣揮斥方遒。我小兵羽扇,想把眼裡的三國世界講給你聽。

遙想公瑾當年,小喬初嫁了,雄姿英發,羽扇綸巾,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

此為題記 —— 14區 羽扇丨譽善(羽扇綸巾)

S1賽季

霸道

我落地在離州府成都不遠的小丘陵地裡,打心眼裡喜歡這個沃野千裡的巴蜀。我們這資源廣袤,人傑地靈。大家愛吃辣,喜飲酒,好美姬【狗頭】,錦帽貂裘千騎卷平崗。落地第二天恰逢巴蜀的“山海經”盟來我們村裡張榜征兵,我和鄰居菊花聽說入盟有皇糧,沒帶猶豫便參軍入伍,上了船。

入伍後擺在眼前的第一件事便就是考慮要如何壯大自己的實力。賬下桃園三兄弟作為我的當家大將,常替我攻城拔寨。大將雖然隻有一隊但效果卻異常拔萃,我這個小兵的地盤也在快速增長,終於有一天大當家告訴我們要打出巴蜀,進軍司隸了。

在司隸的戰鬥真實而殘酷,對戰的主要對手也從破關的守軍變成了和我一樣的其他玩家。戰鬥興起於我盟“山海經”與“揮劍掃八荒”,最終以我方的慘敗告終。當巴蜀王旗從我盟國都被敵人一把扯下,漫天烽煙的悲號裡我第一次意識到: 贏!才是每一位玩家的追求,不管是以力破之還是以巧取之。霸業的霸,就是罷黜百家獨尊霸道,起碼在這個人人自危的亂世裡是成立的。

新手賽季伴著秋夜苦雨落幕,最終由興起於淮右的江東的“揮劍掃八荒”盟奪得了14區的霸業。草蛇灰線,伏脈千裡,也正是這次帶血的霸道之路為14區在接下來兩個賽季的衰敗埋下了隱患,此處先按下不表。

卸甲歸鄉,我在錦江畔收到原盟兄弟的鴻雁傳書。二賽季輪回將起,巴蜀子弟多才俊,卷土重來未可知,原本散落的兄弟,逐漸收攏,整戈再戰。

S2賽季

分裂

S1賽季的霸業盟始終調和不了各個派系間的矛盾,因此二賽季之初整個服務器的人員一分為二,跨西涼和河北而落州,形成了兩派而分四個主要盟。一派是河北系:“揮劍掃八荒”、“鐵騎縱橫”;另外一派是西涼系:“逐夢八荒”、“築夢山海”。初心不改,我再次和兄弟們聚於“築夢山海”,而我依然僅願做一名小兵,豈曰無衣,與子同袍。

14區羽扇綸巾這一次遇見的區服是12區“榻上議策”、13區“三顧茅廬”。13區的主盟“滿江紅”軍紀嚴明、驍勇善戰,不可力敵。於是在賽季開始之前,14區就與12區就恰如孫劉聯合拒曹。前期兩大陣營打的難解難分,“滿江紅”兵分兩路,從山東躍進河北的同時,另一路從江東挺入荊楚,西涼與巴蜀也以急行軍的姿態進入了關中地區站穩了腳跟,一時形成了兩雄對峙局面。

然而因為12區突遭風雨,荊楚在無預警的情況下倒戈向“滿江紅”,12區憂患交加。而14區這邊,鎮守河北“揮劍掃八荒”也在戰局失利的重壓下,信息受挫。隨著河北淪陷,原有的均勢也被打破,接下來的戰局失去懸念。於是各州俠客軍揭竿起義,我加入其中一支以拿下西涼割據告終。

失敗的苦果總是難咽,最直接的毀滅性打擊將14區生生扯出一道裂痕。“揮劍掃八荒”宣佈解散,從一賽季的絢如夏花,到二賽季的流星墜落,彈指一瞬。我也同每一名玩家一樣被裹挾在這大勢洪流裡,身世浮沉雨打萍。將軍們的宏圖偉略,成王敗寇總是離一個小兵比較遙遠,我更多關心的是身邊的故人凋零。

經過一次次灞橋送別,西出陽關,我開始思考霸道和情誼的共存性。若是一味奉行霸道,唯戰力論看似能夠在極短時間內糾集起力量但盈不可久。沒有共同的文化價值觀,也僅僅如討伐董卓的十八路諸侯,各懷鬼胎。但若是太強調於人情關系,令出不行,違法不究,也會失之於一群烏合之眾。究竟十四區何去何從,迷茫的烏雲籠罩在大家的頭頂,一如西涼揚起的塵霾,讓每一個人都喘不過氣。

14區幾乎面臨全員轉俠客軍,而其中的翹楚的“山海依舊”、“洪門”、“ 野武蒼穹”等俠客軍重組成了以14區霸業為目標,摒棄前嫌的全新同盟“羽扇綸巾”,但沒有誰知道這個盟今後會怎樣?我姑且先加入吧,老兄弟們都在這裡面。

S3賽季

浴火

“羽扇綸巾”建盟後經歷的第一個賽季,與6區與55區相逢。55區是公認的厲害角色,如此響亮名號在一開局就有200人左右前來投奔55區,這使得14區未戰先衰,元氣大傷。

14與6區聯軍,在55區高舉高打的強勢打法下,在前中期曾陷入苦戰。我們人數劣勢,那麼羽扇綸巾盟的兄弟就更齊心一點;我們的部隊紅度不夠,那麼羽扇綸巾盟的肝度就提升點;我們的對手心氣甚高睥睨天下,那麼我們和6區的同盟就更佳精誠團結一點。滄海橫流方顯英雄本色,烈火灼燒鍛造精鋼一塊。14區憑借三軍用命,上下齊心,發揮自身頑強的盟品,力戰不怠,和6區共同擊潰55區,拿下了來之不易的霸業。

(偷襲珍珠港,反擊55區)

從賽季初的將信將疑,到賽季中的肝膽相照,最後到問鼎中原。14區浴火重生,砥礪前行,逐漸形成了以“羽扇綸巾”盟為14區核心的格局,江山如畫,一時多少豪傑。

S4賽季

考驗

男兒何不帶吳鉤,收取關山五十州。三賽季的成功,讓羽扇綸巾全盟振奮。我們有仁義慷慨的盟主饕餮,有三軍用命、上下齊心的管理體系奮,大家都摩拳擦掌,三世之餘烈,振長策而禦宇內。

這次我們遇到了更為可怕的對手1區“桃園結義”,狼盟之名尤在耳,氣吞萬裡如虎。在賽季初“羽扇綸巾”也就擁狼還是反狼的問題猶豫不決過。擁狼則順風起航,輕松一個賽季,反則逆勢而為,困難重重。14區內部僅存的另一個主要盟“大道逐夢”一開始就旗幟鮮明要靠自己打天下,所以最終我們為了和同袍步調一致也選擇了這條險路。

至此4賽季的格局乍現: “羽扇綸巾”融合部分34的反狼兄弟落州西涼, “大道逐夢”聯合1區“瘋人院”盟落州河北撞州“赤血長殿”,其他各種基本都在桃源控制范圍。小兵羽扇經歷三個賽季的作戰,談不上以戰力而聞名,但是勝在苦研配將,竟也有數隊精銳之師可用,兼之在戰場的一次次摸爬滾打中逐步窺見兵法玄妙。

北拒赤血入關,南抗桃園進犯,我與羽扇盟共同在成長,在丹水關也曾橫刀立馬,於蒲板津幾度一夫當關。最終桃園破關丹水,趁勝追擊,羽扇盟幾無還手之力。重壓之下,管理團隊出現動蕩,指揮卸任,我八佰男兒竟無軍令可依。

我本小兵,躬耕於巴蜀,偶然起兵於亂世,不求聞達於諸侯。盟主不以我粗淺,猥自枉屈,幾度訪我於行伍間,咨我以治軍之事,由是感激,遂許饕餮以驅馳。後值傾覆,受任於敗軍之際,奉命於危難之間。稀裡糊塗接過帥印,成為羽扇盟的指揮。上任之初,匆忙佈置了幾道防線,先延緩桃園攻勢。憑山丘溝壑之險遷城築寨,據橋頭成三三卡免陣以彼之道還施彼身。在南邊的橋頭用桃園自己的互相俘虜卡免拿手好戲和他們周旋,在北面槐裡與赤血打得難分難解。我度過了進入三戰以來壓力最大的一段時間,現在上線不關是自己隊伍打架的小事,而是調動全盟力量迂回作戰取勝。也曾瘋狂惡補指揮技巧,也多方向賢達問計。

最終,我們守住了出生州的全部關卡,在陳倉一線與桃園周旋到賽季末,獲得割據。在S4總結會上,對手盟赤血長殿的盟主閩南鬼將羽扇盟稱為最頑強最可敬的對手。考驗,這是我們在S4談到最多的詞匯,既是和T0盟對決後的浴火重生,對我個人而言也是經歷全新角色轉換對我這個小兵的考驗。

S5賽季

成熟

經歷了S4賽季的磨練與考驗,賽季末我們贏得了34區兄弟的認可加入,14區的人口幾個賽季以來首次迎來了凈流入,羽扇盟的力量迎來了外部補充。內部而言,精誠所至金石為開,“大道逐夢”盟與我們統一番號,攜手作戰,以大軍團的形式策應風盟,由此完成內部整合。14區擺脫了內戰的帽子,以團結、堅韌立於三國群雄之林。

老盟主饕餮因為日常工作較忙,將小兵羽扇我推舉上了盟主的位置。坦言之,我並沒有體會到登高一呼,應者雲集的大丈夫當如是,反而有擔心德不配位的誠恐;我並沒有對權柄有所貪戀,反而深知機遇挑戰並存。

S5賽季,我們與18區組建了孫劉聯盟了,聯手對抗42區,40區領銜的曹操陣營。落州、開荒、破關、開戰。曹魏陣營將主力壓在西涼,南下巴蜀,想奪得成都頭籌,擊垮我們士氣。孫劉聯盟奉行任爾東南西北風,我自揮拳向關中的戰略佈局,自祁縣上洛出關中會師京兆郡。

在關中拉鋸的一個半月裡,羽扇盟在巴蜀被曹魏的滿紅軍團反復錘擊。有橋頭之險我們連城拒守,有山谷可依我們遷城迎敵。從東廣漢郡被分割中路,我們就把巴西作為根據地。從蜀郡被壓制到朱提,我們就把臨江作為最後陣地。理解盟友的難處,我們把曹魏的主力纏死在巴蜀;明白自強的鐵律,我們反復在內部鼓舞士氣。我們可以被三次打回朱提,寸步不得進,而我們依然分兵駐守宣漢,力保關中無憂。所幸最終14區 18區的孫劉聯精誠合作、彼此信任贏得了半期考試的勝利,奮戰至賽季末霸業可期。

S5賽季是小兵羽扇的成熟期,雖然忝為盟主帶領三軍百折不撓,但是我內心深處依然是那名小兵羽扇。小兵歷險5個賽季從對霸道縱橫的篤信,到對仁德治世的思考,歷經考驗,迎來成熟。雖然14區還有諸多癥結亟需解決,我渴望和我的14區一起成長,未來可期。

故國神遊,多情應笑我,三國如夢,一尊還酹江月。

感謝 14區丨羽扇為我們分享這些歷經艱辛、的故事。在三國的世界中,任何人的存在都是有價值的,任何人的奮鬥都是不容否定的。希望這些既努力又可愛的指揮官們,能夠在接下來的賽季中,繼續戰鬥,繼續譜寫新的感人篇章。

精彩故事投稿

屏幕前的各位主公,如果你在《三國志・戰略版》有過難忘的精彩故事歡迎來與大家分享。

投稿郵箱

小喬姐姐屆時將經過篩選幫您在官網、公眾號發表,“上電視喲”!

特別推薦

在看點這裡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