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白越走越近,但離統一還很遠

11月4日,俄羅斯總統普京在克裡米亞半島的塞瓦斯托波爾出席視頻會議。俄羅斯和白俄羅斯聯盟國傢最高國務委員會4日舉行視頻會議,其間簽署旨在落實聯盟國傢一體化的法令。普京和白俄羅斯總統盧卡申科出席會議 圖/新華社

2021年11月4日,俄羅斯總統普京和白俄羅斯總統盧卡申科通過視頻會議,共同簽署瞭聯盟國傢一體化法令等一系列文件,文件涵蓋28個行業,旨在協調兩國的宏觀經濟戰略,引入統一的稅收原則,在金融信貸和銀行、工業和農業領域執行共同政策,對石油、天然氣、電力和運輸服務市場進行統一協調等。據普京介紹,雙方還將在包括政治和國防在內的所有其他領域加強協調,共同抵制任何幹涉主權國傢內政的企圖。

這隻是一份區域一體化協議,和很多人想象中的“合並”、“縮小版蘇聯”有本質區別。俄羅斯和白俄羅斯未來仍然是兩個獨立的主權國傢,隻不過彼此的一體化水平和關系密切程度更高而已。

蘇聯解體以來,盡管俄羅斯和白俄羅斯都在尋求加強聯系,但兩國的立場是有區別的:擁有大國雄心的俄羅斯渴望把白俄羅斯合並進來,而白俄羅斯隻想從俄白特殊關系中獲利,並不甘心讓渡自己的主權。最近一年多,白俄羅斯在內外交困之下不得不進一步向俄羅斯走近,但上述基本立場沒有實質變化。

“白”意味著更純潔

白俄羅斯位於歐洲的中部,是一個內陸國,有五個鄰國,分別是俄羅斯、烏克蘭、波蘭、立陶宛、拉脫維亞,人口大概950萬,GDP600億美元,人均六千多,在歐洲屬於比較低的水平。

白俄羅斯和俄羅斯、烏克蘭一樣,都源於歷史上的基輔羅斯公國,不過白俄羅斯一直沒能獨立建國,先後被立陶宛和波蘭統治。1795年,沙俄占領白俄羅斯。蘇聯成立之後,白俄羅斯成為加盟共和國之一。1991年12月8日,俄羅斯、烏克蘭和白俄羅斯三個加盟共和國的領導人瞞著蘇聯總統戈爾巴喬夫,在白俄羅斯別洛韋日簽訂協議,正式宣告瞭蘇聯的解體。

代表白俄羅斯簽字的是舒什克維奇,他是位物理學傢,在歷史轉折的特殊時期被推上瞭政治舞臺,成瞭白俄羅斯國傢元首。在任的三年裡,全無治國經驗的他照搬“休克療法”,導致民生凋敝,經濟急劇下滑。1994年7月,“蘇維埃人”盧卡申科憑借反腐積攢下的聲望,取舒什克維奇而代之,當選為白俄羅斯總統,並連任至今。

2020年9月23日,盧卡申科在白俄羅斯明斯克舉行的總統就職儀式上宣誓 圖/新華社

在盧卡申科任內,白俄羅斯一直和俄羅斯保持某種“特殊關系”,也的確設想過組成聯邦或邦聯制國傢,但並未取得突破性進展。

早在1996年,彼時都經濟動蕩的俄白兩國試圖抱團取暖,建立瞭“俄白共同體”。1997年,兩國簽署《俄羅斯與白俄羅斯聯盟條約》。1999年12月,兩國簽訂《建立聯盟國傢》條約,根據該條約,兩國將在主權平等的基礎上建立一個新的國傢,進行全面一體化,甚至將擁有共同的憲法。

不過在實際執行過程中,“俄白聯盟國傢”的發展遠沒有想象般順利。因為和俄羅斯的特殊關系,白俄羅斯得到瞭大量援助和貸款,石油天然氣的價格也很優惠,但在至關重要的政治一體化方面,兩國預期的“共同憲法”始終沒有達成。在2002年9月,普京曾向盧卡申科提出過聯盟國傢的三種政治方案:完全合並、歐盟模式、俄白聯盟國傢模式。普京傾向於前兩種,其中“完全合並”是希望白俄作為行政區完全並入俄羅斯,而盧卡申科堅持國傢主權獨立,隻肯考慮第三種方案。

在貨幣一體化方面,根據已經簽訂的協議,原本俄羅斯盧佈應該在2005年作為唯一貨幣在兩國流通,發行中心設在莫斯科,但後來盧卡申科擔憂貨幣一體化影響主權獨立,將該計劃凍結。白俄羅斯更傾向於建立超國傢的貨幣發行中心,由雙方央行共管。兩國至今未就這一問題達成共識。

這些導致俄白聯盟雖然已簽約二十多年,但成果不多。不僅如此,白俄羅斯對俄羅斯也沒有那麼順從。在格魯吉亞危機、吉爾吉斯斯坦內亂等問題上,白俄羅斯曾公開與俄羅斯唱反調,還拒絕承認克裡米亞主權變更的合法性。自2019年底以來,俄白兩國一直無法就長期原油供應合同達成一致,2020年3月初,白俄羅斯外長表示,在石油供應問題得到解決前,沒有理由繼續與俄就深化一體化進行合作。盧卡申科甚至稱白俄羅斯是被迫進行一體化。

在斯拉夫文化中,“白”一詞有“純潔”的意思。白俄羅斯人認為他們在被蒙古征服期間受波及較少,因此是比俄羅斯人更純潔的羅斯人。在這一點上,他們是有民族自豪感的。而白俄羅斯人口不到1000萬,俄羅斯則有1.44億人,如果兩國融合,結果隻會是白俄羅斯的消失。在兩國關系上,白俄羅斯認為不僅白俄羅斯需要俄羅斯,俄羅斯同樣需要白俄羅斯,因為白俄羅斯是俄羅斯周邊國傢中唯一沒有倒向西方的。此外,盧卡申科作為一個政治強人,也不願意屈居人下,從一國總統降格為地方領導人。

與此同時,白俄羅斯和美國長期緊張的關系一度緩和。2020年2月,蓬佩奧成為26年來第一位訪問白俄羅斯的美國國務卿。4月,時任美國總統特朗普宣佈美國駐白俄羅斯大使提名人選。5月,白俄羅斯證實已開始從美國進口石油。7月,盧卡申科任命新的駐美大使,為白俄羅斯12年來首次向美國派遣大使。

有瞭美國這個選項,加上民族心理和領導人個性等因素,白俄羅斯顯然沒有和俄羅斯合並的打算。而到瞭2020年大選前,白俄羅斯對俄羅斯已經有瞭公開的不滿:7月30日白俄羅斯在一傢療養院裡逮捕瞭33名俄羅斯人,盧卡申科說這些人是俄羅斯派來破壞總統大選的,原計劃有兩百人的規模,這33人屬於出師不利。俄羅斯外交部解釋說這些人隻是在明斯克轉機,因為航班延誤所以才臨時住下瞭,完全是一場誤會。

按照這個趨勢,兩國不但不會合並,而且有翻臉的可能。但白俄羅斯大選的結果逆轉瞭這一趨勢,使得兩國不但迅速重歸舊好,還走得更近瞭。

各取所需

2020年8月9日,白俄羅斯舉行瞭總統選舉,盧卡申科獲得80.08%的選票,反對派領導人季哈諾夫斯卡婭獲得10.09%的選票,後者在結果公佈的當晚逃到瞭鄰國立陶宛,並發佈瞭視頻,稱選舉被操縱,自己的實際支持率應該在60%到70%。

當晚,就有大量白俄羅斯人走上街頭,抗議選舉不公。之後的一個多月,局勢沒有緩和的跡象,越來越多白俄羅斯民眾和機構加入罷工行列,要求重新選舉。警方與抗議者多次爆發激烈沖突,政府拘禁近萬人,過程中還有人死亡。

歐盟和美國表示不承認選舉結果,譴責白俄羅斯當局,出臺瞭三輪制裁,並對88名負責鎮壓的官員實行個人制裁,北約還在白俄羅斯邊境大規模軍演;美國則恢復瞭此前解除的、對九傢白羅斯國有企業的制裁。

大選餘波未盡,2021年5月23日,歐洲領空又上演瞭驚魂一幕:白俄羅斯當局謊稱有炸彈,使得瑞安航空從希臘首都雅典前往立陶宛首都維爾紐斯的航班迫降在瞭白俄羅斯首都明斯克,白俄羅斯當局上機逮捕瞭航班上的白俄羅斯反對派人物普羅塔謝維奇及其女友。

2017年3月26日,明斯克,白俄羅斯反對派人士普羅塔謝維奇被警方逮捕 圖/人民視覺

此一事件震動瞭歐洲和全球,歐盟召開峰會,嚴厲譴責白俄羅斯為抓捕反對派人物,劫持飛機、置乘客和機組人員的生命安全於不顧,是典型的國傢恐怖行為,因此禁止白俄羅斯航班此後再飛越歐盟領空,並威脅對白俄羅斯實施更多制裁;白俄羅斯則辯稱是接到瞭巴勒斯坦抵抗組織哈馬斯的炸彈威脅郵件,機組得知後主動改道迫降的,但哈馬斯對此予以否認。

盧卡申科在此事中的膽大妄為,加深瞭西方對他的不信任和厭惡,導致白俄羅斯的戰略處境進一步惡化。在內憂外患之下,他能求助的也隻有俄羅斯瞭。而無論是大選還是飛機迫降事件,俄羅斯官方的表態雖然留有餘地,但還是在盡可能替盧卡申科緩頰,這樣一來,兩國重修舊好就成瞭必然。

盧卡申科的策略跟以前一樣:希望俄羅斯提供全面和無私的援助,同時保持白俄羅斯的獨立,由於形勢對自己不利,可以多做一些妥協,往前多邁幾步,深度合作的范圍可以擴大,但無論如何不能到達合並的地步。

而普京之所以容忍瞭盧卡申科的首鼠兩端,也有自己的不得已:自2014年克裡米亞危機以來,俄羅斯和西方的關系持續緊張,西方針對俄羅斯的經濟、金融制裁至今有效,而烏克蘭、東歐諸國、波羅的海國傢早已拼命靠向西方,白俄羅斯是周邊碩果僅存的戰略屏障,如果盧卡申科倒臺,對俄羅斯肯定沒有好處。這樣一來,繼續保護、支撐盧卡申科就成瞭唯一選擇。

可以說,俄白關系未來的走向,其實更多取決於白俄羅斯局勢的走向:俄羅斯一直希望兩國合並以增強實力,白俄羅斯則對這個最終目標有抗拒。如果未來白俄羅斯的內外形勢改善,它會離俄羅斯遠一點;如果處境每況愈下,它也隻有擁抱俄羅斯這條路。至於兩國合並,隻是宣之於口,現實中可以無限接近,但很可能永遠達不到。